祁连县人民政府
 
祁连概况 领导风采 政务动态 政策法规 政府文件 热点专题 应急管理
 
不知道是真是假,希望有关部门查清楚,给百姓一个交代了
作者:刘能    留言时间:2015/4/19 22:25:20
 
来信内容:
  祁连县官商勾结欺压百姓,恶霸刘会横行祁连
703点击 | 8回复首页 | 末页 | 收藏
尘世一枝
2015-03-31 10:08
楼主
  尊敬的各位领导:
  你们好,我叫刘松,系甘肃省民乐县洪水乡刘山村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再一次提笔给你们写这封信的时候,我的心情无比灰暗,我开始怀疑这天下还是不是共产党的天下,这理我到哪里能讲通?都说习主席好,共产党好,但是在祁连恶霸刘会无休止的恐吓下,在一次次状告无门的无奈中,我却渐渐感觉不到政策好在哪里,起码在祁连县、在海北州、在青海省,这就是一个笑话,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给你们尊敬的领导们写信,也许结果还是和以前一样,要么石沉大海,要么被一些所谓的干部们再给我扣上一顶污蔑“人民政府”的大帽子,但是只要我还活在这个世上,我一定会抗争到底,在绝望的时候,我可以用极端的实际行动让真相大白于天下,让这一切谎言和说谎的“人民公仆”灰飞烟灭!
  尊敬的领导们,我不得不再把我已经重复了无数遍的冤屈再给你们说一说,还烦请你们能够抽出宝贵的时间瞥上几眼。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2012年至2013年,我在农闲时节,到祁连县永固建安公司打工,跟随包工头刘会参与了青海省祁连县八宝镇拆迁安置房1-4号楼的修建工程,具体从事的工种是焊工,负责对楼体框架接头进行焊接作业。2013年下半年,在结算我辛辛苦苦挣下的工钱的时候,工程队负责人侯宝玉、建筑公司包工头刘会、毛利军等人为了克扣、讹诈我应得的工钱,先是在工地将我殴打致伤,住院一个多月,然后勾结祁连县县政府、城建局公安局等部门有关人员采取诱骗、恐吓、强迫等手段,将我所挣的血汗钱讹诈掉了5万多元。在公安局派出所处理殴打我的凶手时,也只是给我简单地处理了一点医药费,对于我的误工费、护理费和后期治疗费置之不理,凶残的打人者不但没有受到任何法律惩处,逍遥法外(这些情况我此前因为状告无门,已经在天涯论坛等网站发帖声讨过这些像强盗一样的行为),而且扬言在祁连县可以摆平公检法司!事发之后,我找遍了祁连县劳动局、城建局、法院、公安局、县委县政府等部门,却无人理会,状告无门,我面对的冰冷的事实恰好印证了与刘会所说的“想到哪里告都行,多大的事都能摆平”的无耻谰言,可悲的是,这种官商勾结、欺压百姓的恶劣行径已然成为现实!我呼天天不应,唤地地不灵,精神几近崩溃,但我相信世间总有公道,从此我开始了一次次的上访和状告。在此期间,祁连县的相关部门也为此处理过几次,但是每次都仅仅是劝我不要闹了而已,不解决实际问题,到现在我才明白,恶霸刘会所说的“早已经花钱买通政府领导,政府领导就是他的一条狗”的说法不全是虚假的啊。但是我就是个认死理的人,我绝咽不下这口气,今天我要再一次郑重地向领导反映关于恶霸刘会在祁连县犯下的两个重大恶性事件,希望领导能够充分重视,我也期待着这一事件能够早日得到圆满处理,将恶霸刘会及其帮凶绳之于法,还我以及全部的受害者一个公道。 
  一、刘会在祁连县横行霸道,需要坚决打击。
  刘会为甘肃省民乐县人,自2000年之后一直在青海省祁连县搞工程,作为一个外地人,在少数民族聚居区得到的待遇却强于任何一个本地人,平时和祁连县领导称兄道弟,关系非同一般,从一件事实中可以看得非常清楚:刘会在2005年酒后驾车撞死一人,以交通肇事罪被判处缓刑,是个正常人都知道,被以交通肇事判处刑罚的,毫无疑问已经被吊销驾照,五年内不得参加驾照考试,但是刘会却在缓刑考验期内,不但继续驾驶车辆在祁连县招摇过市,而且在一餐馆吃饭喝酒后,违反交通法规,驾驶车辆将该餐馆一回族女服务员活活挤压致死!可怜的回族女娃娃年仅17岁,从小就不会说话,家里无依无靠,少年就出来赚钱养家,却惨遭横祸。据现场目击证人反映,可怜的孩子被恶霸刘会挤压在其越野车后面的墙上,用手在后窗户玻璃上抓下了几道鲜红的指甲血印,整个人血肉模糊,看者无一不伤心落泪,但是面对这样的惨状,没有一点点人性的刘会却驾车逃往民乐老家!在祁连县警方网上追逃、民乐县警方配合抓捕后,他才在一周后投案自首,对此司法机关以交通肇事定性也许是对的,但是我们是不是应该思考这到底是肇事还是故意杀人?最终刘会仗着财大气粗,拿钱买通死者亲戚,对其谅解,法院予以轻判。所以神气活现的“刘老板”现在又出现在我们的眼前,而且换高档车了,又一次在所有人面前说“祁连县就没有我刘会摆不平的事情”,随着刘会实力日渐嚣张,祁连县的社会混混也开始向其靠拢,各路领导也给刘会三分面子,因为他们知道“刘老板”手眼通天,可以给他们办很多事情,对此,请尊敬的领导关注,否则,今天的刘会也许就是明天的“刘汉”,刘汉已得到法律的严惩,刘会却还在做着他的逍遥梦!!!
  二、刘会承建的青海省祁连县八宝镇拆迁安置房、毛立军承建的七一路商住工程方面均存在重大质量问题,安全隐患非常大,亟需调查处理。
  刘会在2013年承建祁连县八宝镇安置房时,我负责对楼体框架钢筋接头进行焊接工作,在焊接中,刘会、侯宝玉等人为了偷工减料,减少成本,赚取巨额利润,擅自指使工人使用钢筋废料对接头进行焊接,这是完全不符合楼体安全标准的重大问题,通俗说,就是能够抗七级地震的楼房,如果用这种废料焊接头处现在核心区,只能经受不到四级的地震。祁连县作为靠近河西走廊地震带的地区,偷工减料是非常危险的举动。我当时即提出过异议,但是侯宝玉、刘会等人骂我想干就干不干就滚,作为一个农民工,我为了赚钱养家,只好屈服。但是在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后,本着良心,我觉得我有责任揭发这一重大安全责任事件,不要让悲剧在自然灾害面前变成又变成人祸;另外,毛立军在承建祁连县七一路商住工程时,同样存在偷工减料的行为,他们声称“青海的这些藏民都傻着呢,能省就省掉去”,这样胆大包天破坏民族团结的话,也许只有财大气粗的“刘老板”们才能说出来啊!!! 
  我所知道的就是以上这些工程的问题,我相信,如果对于刘会在祁连县承建的其他民生工程进行彻底清查,问题更会触目惊心!而且,我也以我的生命担保,对以上问题如果由权威部门(海北州和祁连县的部门必须除外)进行鉴定,完全有意想不到的结果发生。
  尊敬的领导,在我将这些问题向祁连县相关部门投诉无果后,我只好希望借助网络的力量进行维权,但是在我将这些情况发布至网上不久,刘会立刻动用自己的“超强能力”进行了活动。祁连县承建局在我的帖子后面回应,说是安置房工程经过检测无任何问题,但是既然如此,那我就是造谣生事了,那么就让公安机关按照刘会威胁我老父亲的话来抓我、判我,把我投进监狱啊?让我感到反常的却是,刘会在2015年春节前(腊月二十九)和当时在祁连县工地殴打我的毛利军找到我们家族的刘刚、刘永贵(我四大伯)等人和我商谈,说是我如果把网上反映问题的帖子删了,然后再发个帖子承认我是造谣生事的,就可以给我5万元了解此事,并且在春节后又将金额追加到了10万元,并打到刘刚的账户内作为保证,意欲对我进行“封口”(以上事实,我均在谈话时进行了录音)。
  尊敬的领导,也许到此时你还是觉得刘会这个人还不错,都给我赔钱了,还不罢休,意欲何为?但是你也许永远也想不到,连一直商谈此事的刘刚、刘永贵都不明白刘会的险恶用心,在10万元打入刘刚账户之后,刘会一直骗着让我先发所谓的“辟谣”帖子,然后再给我钱,后来我却听说刘会已经和祁连县的相关部门串通一气,诱骗着让我发这个我自己承认自己撒谎的帖子,然后钱一到账,公安局立刻以敲诈勒索10万元将我抓捕,再将刘会的10万元作为赃款还给刘会,而我这个破坏祁连县“安全稳定”的“定时炸弹”也解决了,可谓是绝佳的“一石二鸟”之计啊,随后等待我的就将是牢狱之灾!因为在祁连县,我根本就没有一点说话的余地,这种用心之险恶,常人难以想象。但是刘会却忘了一点,我刘松现在已经不仅仅是为了要我的血汗钱,而是为了公平正义,我就是要将这样的恶霸告倒,将他和他的那一帮喽啰绳之以法,还祁连一片蓝天,还人民一个公道!!!
  尊敬的领导,人要置我于死地,即使不为我的血汗钱,我也要坚决把刘会这个人渣、这个恶霸扳倒,把祁连县的腐败问题一一揭开,即使付出我的生命,我也在所不惜!这是自由、平等、公正、法制的时代,这是民主、文明、和谐、友善的时代,我相信盘踞在祁连县的那些苍蝇蚊子也该付出自己应该付出的代价!!
回复情况:
回复时间:2015/7/13
回复内容:
  关于刘松利用网络反映“毛利军殴打他人一案”查处情况的回复
根据2015年4月20日,刘松以实名在互联网信息网络青海天涯论坛、祁连贴吧平台中,以楼主“人在俊途”的网名发表了“祁连县官商勾结欺压百姓,恶霸刘会横行祁连”的文章(贴子),并称:2013年下半年我辛辛苦苦挣下的工钱,工程队负责人侯宝玉、建筑公司包工头刘会、毛利军等人为了克扣、讹诈我应得的工钱,先是在工地将我殴打致伤,住院一个多月,然后勾结祁连县县政府、城建局、公安局等部门有关人员采取诱骗、恐吓、强迫等手段,将我所挣下的血汗钱讹诈掉了5万多元。在公安局派出所处理殴打我的凶手时,也只是给我简单地处理了一点医药费对于我的误工费、护理费和后期治疗费置之不理,凶残的打人者不但没有受到任何法律惩处,逍遥法外。
就上述反映的案件查处情况,祁连县公安局作如下答复:
一、案件来源
2013年9月28日8时7分刘松(系甘肃省民乐县洪水镇刘山村人)向祁连县公安局110报案“我在一完小工地被老板毛立军殴打,请出警。”接警后,祁连县公安局八宝派出所民警迅速赶赴现场处置警情。
二、案件调查事实
接警后于2015年9月28日祁连县公安局八宝派出所受理为治安案件进行了查处,经查, 9月28日早上刘松到工地找包工负责人毛立军核算工资,因单价问题两人没有谈拢,刘松就把工地上的电闸关掉,关掉后又去找毛立军算工钱,两人还是没有谈成,刘松又返回电闸处准备拉闸,毛立军上前制止时两人发生争执,随后毛立军用拳脚将刘松殴打致伤,后被在场的其他人员劝开,当日下午刘松到民乐县医院住院治疗,11月19日刘松伤情恢复稳定后,经祁连县公安局刑事技术室进行了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鉴定结论为:刘松伤情为轻微伤。
三、案件处理情况
综合案件调查事实、证据及危害结果,祁连县公安局办案部门定性为“毛立军殴打他人”的治安案件,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治安案件定性规定相符,同时,被侵害人刘松伤情鉴定意见为轻微伤,其鉴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依据准确;鉴于该案件是因劳资纠纷引起的殴打他人的治安案件,情节较轻,未造成严重后果,且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办案程序合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条“对于因民间纠纷引起的打架斗殴或者损毁他人财物等违反治安管理行为,情节较轻的,公安机关可以调解处理。经公安机关调解,当事人达成协议的,不予处罚。经调解未达成协议或者达成协议后不履行的,公安机关应当依照本法的规定对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给予处罚,并告知当事人可以就民事争议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之规定。以及《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十章、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二)、(三)项“行为人的侵害行为系由被侵害人事前的过错行为引起的;其他适用调解处理更易化解矛盾的,公安机关可以调解处理”及第一百五十八条之规定,对该案进行了调解,经两次调解双方达成协议,违法行为人毛立军赔付被侵害人刘松医药费、误工费等费用共计贰万元整(20000元),并当场履行支付了赔偿费用,据此案件承办部门八宝派出所依法可以不再对违法行为人毛立军给予治安处罚。
经我局对刘松被毛立军殴打一案的调查及处理中,严格按照相关法律规定查处案件,该案定性准确,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处理结果与法相符。刘松在网上发帖反映的“在公安局派出所处理殴打我的凶手时,也只是给我简单地处理了一点医药费对于我的误工费、护理费和后期治疗费置之不理”的问题,与祁连县公安局受理该案及调查、处理的全部执法活动完全不符。



                                                                          祁连县公安局
                                                                      二〇一五年四月二十九日
回复附件:

 
 

版权所有:中共祁连县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青海海灵软件有限公司  E-mail:Qiebzh@public.xn.qh.cn